汉服复兴

汉服复兴,又称汉服运动,是一系列穿着汉服、宣传汉服复兴者所相信的汉族文化的社会运动。

对于目前出现的汉服热潮,有中国媒体与舆论认为是80后展现个性与爱国主义的象征,亦有评论认为这是对“真正的中国传统及中国文化”的弘扬.如果费孝通先生的“三美一共”理念可以被这个群体接纳吸收,充分利用,或许是他们摆脱运动停滞不前的怪圈的一条出路。[1]

一群年轻人穿着“汉服”

背景

二十世纪初期至中期

1644年清军入关,占领北京后并攻伐南明、大顺、大西等政权,同时在占领地全面推行剃发易服政策,强行命令所有官员以及男性必须改换满人的发型、改穿满人服饰,下令禁止穿着明代服饰,不愿剃发者在清初顺治时期甚至会被处死。然而由于斗争持续多年以至法令难以实行,加上伴随着清朝政权的稳定,剃发易服的执行力度也有了明显的放松,在康熙年间的江南尚有很多平民穿着带有明朝风格如宽袍大袖、交领右衽的服饰。到了乾隆时期的《姑苏繁华图》中亦出现了江南地区的一些农民在服饰上依然保留着明朝后期风格的情况 [2],如人们的服装虽已改为无领厂字襟,但仍保持宽袍大袖。甚至到了辛亥革命时期,有部分地区的人民还穿着这类明显地有晚明特征的服装[3]。终清一代,只有八旗子弟以及汉人官员才须穿着满洲服饰,普遍平民百姓依然被容许穿着前朝衣着,然而后来大部分汉人百姓都自愿地接受了满化的服饰 [4]

辛亥革命后,在上海和南京,部分民众于尝试自行恢复清代前的衣冠及蓄发制度,有些人把辫子盘成发髻于头顶,并穿上交领右衽的服装,当时上海各界在知名的公共花园张园举办庆祝光复大会时就有一人头戴方巾,身穿交领大襟袍,但当时大部分人认不出那是古代汉族传统服装而加以嘲笑[5]。不久又有人以戏曲之戏服充作复古装,但当时人们穿古装没有依照场合规范服饰类型,而穿戏服更显得夸张、儿戏,且没有规范服制,不够整齐划一[6],在浙江余姚也有一老翁尝试恢复明代衣冠,却被当时舆论评为不识时务,并认为应重新设计一种代表汉族的服饰[7]。直至袁世凯逼迫清朝皇帝退位后,中华民国正式成立,当局才参考历代古装规制,制定颁布《暂行祭祀冠服制》,恢复了祭服。[8]钱玄同在辛亥年作《深衣冠服说》,1912年3月他在浙江教育司当科员时玄冠深衣,系上大带去上班。1914年8月,政事堂礼制馆颁布正式的《祭祀冠服制》。

  • 民国初年的祭服画像

当代“汉服活动”

2003年,河南郑州人王乐天以“复兴汉服”为目的,穿具有典型交领右衽特征服装上街,被宣传为当代汉服复兴第一人[9]

该运动的支持者认为,“汉服”之所以称为“汉服”,应表现汉族的特色和文化,亦认为汉服为华夏族从上古至明朝汉人所穿着的汉族服饰。认为现时唐装是满族的马褂及旗袍,不能够代表汉族。然而在现实情况以及主流观念之下,不论是政府机构还是主流学说(例如在“中央政府门户网站”里有关汉族的简介、《现代民俗流变》、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民族志编写办公室编写的《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民族志》、《中华嫁衣文化调查》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写的《广西通志》等官方网站和有关书籍里)都将马褂及旗袍视为汉族民族服饰[10][11][12]

各地“复兴汉服者”组织了多次身着汉服的聚会,主要活动形式有:于公众场所穿着汉服、祭拜先烈、传统成人礼(笄礼、冠礼)、参加武术比赛、庆祝传统节日、婚礼、举办知识竞赛、进行宣传活动等。[13] [14] 有支持者在日常生活中也穿着汉服[15] 。近年来,汉服推广者也以艺术表演的形式将汉服和其他传统文化结合向大众推广,比如2011年汉服春晚[16] 和一些反映汉服复兴理念的电视剧等等[17]

参与“汉服复兴活动”的英国华人

相关事件
  • 2003年7月21日,网名“青松白雪”的澳大利亚华裔青年上传以复兴汉服为目的之自制汉服照,成为当代汉服运动第一人。[18]
  • 2003年11月22日,网名“壮志凌云”的郑州人王乐天身穿当时根据有限资料制作的曲裾袍上街,被媒体称为当代第一个身穿汉服公开走上街头的人[19]
  • 2004年10月7日,《京华时报》以《汉服集会》为题报导了一次汉服活动,并配有活动照片。然而,当晚一些网站出现了一条被篡改的虚假报道,把标题改为“寿衣上街”。2004年12月7日,报道涉及的汉服活动人员将篡改汉服成寿衣的某电子公司告上法庭,最终原告获胜。[20]
  • 2007年3月11日,两会期间,中国政协委员叶宏明提议立“汉服”为“国服”[21];中国人大代表刘明华则建议,中国在授予博士、硕士、学士等学位时,应该穿着汉服式样的中国式学位服[22]。这是汉服第一次进入中国两会议案。
  • 2007年4月5日,天涯社区、汉网、秋雁文学社区等20余家知名网站联合发布倡议书,建议北京2008年奥运会采用汉服作为北京奥运会礼仪服饰和中国代表团汉族成员的参会服饰。[23]
  • 2010年10月16日,成都市,一激进反日份子把一位穿改良汉服者误视为穿和服者,逼她脱去身上衣服。详见2010年成都汉服事件
  • 2011年12月11日,来自珠江三角洲的青年齐聚新会崖山祠和崖门古炮台,身着汉服,凭吊崖门海战中牺牲的烈士,主题为“千古英灵且安息,后生不敢忘国耻”,他们对记者说:“我们不是演戏,我们以华夏汉人的身份,来祭奠民族的英烈;我们不是复古,我们用祖先传承的衣服,来宣扬民族的传统。”[24]
  • 2012年,苏州大学艺术学院的秦亚文被媒体广泛报道,她已经穿汉服长达3年多。[25]
  • 2012年3月,浙江省永康市丽州中学高三二班女学生胡琛身穿改良汉服到学校,被校领导和老师要求换掉衣服。媒体认为丽州中学和教育部门反应过度,“在这件事上,人心比汉服更奇怪”。[26]
  • 2013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改琴倡议由国家层面的权威机构设计和规范汉服标准,以便保护、传承、弘扬民族文化。[27]
  • 2014年12月24日,一些湖南学生身着汉服来到长沙太平街的圣诞活动现场,手举“抵制圣诞节”等标语,呼吁市民“回归中国传统节日,理性过节”,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在其网站上引用局长王作安的话说,中国要“坚决抵制”境外利用基督教对华渗透[28]
  • 2015年9月,一名发起“带着汉服去旅行”运动的四川人穿上白色古装于泰国白龙寺摆出各种姿势拍照,白龙寺主人认为女子的行为不尊重信仰[29]

官方态度

文化部长孙家正2006年5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的表示。他说:“有些地方有些青年人在提倡穿汉服,但是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什么服装是能够真正成为代表中国的服装,这恐怕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困惑。总体上我的观点是,吃饭也好、饮食也好、穿戴也好,各有所爱,百花齐放,都是他个人的事情。但是我也衷心地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出广受大家欢迎的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服装。”[32]

相关议题

对汉服一词的定义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张跣副教授指出,“汉服”本身是一个成问题的概念,现代“汉服运动倡导者”所宣传的“汉服”概念无论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还是在现代汉语中原本都是不存在的,这是汉服运动的倡导者为宣扬自己的思想和观念,总结了明以前汉族服饰传统而形成的一个“类概念”。这个类概念不仅假定了“汉服”在发展过程中的“血统”的纯正性,对汉族服装本身的发展流变存而不论,而且还试图将这种“纯正的血统”实体化、固定化、本质化。他提及有学生在网上(如汉网和百度百科)发布既非官方又非学术“汉服”标准,此举属于“汉服”实体化的一个起点[33]

中国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华梅指出,在中国服装史中,有相对于少数民族的汉族服装,有相对于其他朝代的汉代服装,如果笼统地把京剧舞台上宋明朝代留下来的大襟长袍、儒巾等叫为汉服,显然有些概念不清,或是有一定的局限性[34]。

相对于少数民族的汉族服装

辽初建国时,礼服分为二式,汉族官吏用五代后晋的服制,被称为“汉服”,或称“南班服制”;契丹诸臣仍穿契丹民族的衣服,称“国服”,或称“北班服制”。耶律德光在辽会同元年(938年)决定,遇有重大朝会时,皇帝随汉官穿汉服,皇后与契丹诸臣穿国服。重熙元年(1032年)后,南北官吏凡大礼都穿汉服。这时的汉服,主要由通天冠、远游冠、进贤冠等汉族政权的传统官吏服饰组成,如通天冠是秦代时吸收楚冠样子定制的,作为皇帝常服,远游冠也是从楚而来,只不过多为诸王所戴;进贤冠多用于汉代,为文吏、儒士所戴的一种礼冠。以下古籍记载中出现的“汉服”之词,主要是指区别于少数民族的汉人之服[34]

  • 《辽史·仪卫志二》:“会同中,太后、北面臣僚国服;皇帝、南面臣僚汉服。乾亨以后,大礼虽北面三品以上亦用汉服;重熙以后,大礼并汉服矣。常服仍遵会同之制。”
  • 《北游录·纪闻下》:“辽史,太宗德光入晋后,皇帝与南班汉官用汉服,太后与北班契丹臣僚用国服。其汉服即五代晋之遗制也。”[34]

与此相类似的没有作为服制的汉服之称:

  • 《清稗类钞·服饰》:“高宗在宫,尝屡衣汉服,欲竟易之。一日,冕旒袍服,召所亲近曰:'朕似汉人否?'一老臣独对曰:'皇上于汉诚似矣,而于满则非也。'乃止。”
相对于其他朝代的汉代服装

亦有直接标明朝代的有关汉服的记载[34]

  • 《长物志·衣饰》中写:“至于蝉冠朱衣,方心曲领,玉佩朱履之为'汉服'也。襆头大袍之为'隋服'也。”
式样与配搭

汉服活动中不乏各朝各代甚至原创款式的汉服混合出现的情况。对汉服的式样与搭配进行研究并使之标准化,是指是尚待解决的重要课题。在一些汉服讨论区中经常就此出现激烈争论。有人支持将汉朝皇族的服饰作为汉服的标准式样,亦有人主张参照《周礼》的款式,也有人认为应继承明制[35]

名称问题

台湾与中国大陆名词的使用习惯有所不同,台湾将一系列汉名称冠以“国”字头,如国字(汉字)、国语(汉语)等。但是,如果在大陆将汉服称为“国服”,可能引发对于敏感的少数民族问题之担忧,故此,有人认为“汉服支持者”更乐于称为“汉服”以突显汉文化特色,而不称为“国服”或“中国服”。“汉服支持者”并不试图去定义所谓的国服,也明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不支持国服[36]

民族主义问题

有评论认为,汉服爱好者过于激进,排斥其他民族,但是大部分汉服支持者并不认同极端民族主义,只是希望温和地复兴传统民族文化,让汉族人重新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传统服装,而不是只能穿他族服装[37] 。 同时,亦有部分反对汉服的人斥汉服运动为纳粹主义、种族主义[37]

全真教道士梁兴扬对偏激的汉服支持者作出批评:“支持你们的时候,你们说形制不对,我愚昧无知,散布错误观点,要我道歉;不支持你们的时候,你们说我偏激,以偏概全;那等我说反对的时候,你们莫非就要说我是传说中的满遗汉奸。”[38]

正宗问题

有支持“汉服”的人士认为,汉服复兴运动发展初期,民众对中国文化与体制之认知,乃是华夏文化与体制在经历蒙元、满清及西方世界文化陆续洗礼后不少细节经已受程度不一之“变型”与“扭曲”而成,然而民众往往不黯此点,加上种种对传统华夏文化与体制之臆想与揣测,又或引经据典之深度与范畴不一,导致汉服复兴运动者与民众往往无法正确带出、领悟华夏文化之确切全貎与精粹,因此常出现各种或大或小之议论[36]。例如现在汉服运动经常出现的某些汉服款式,形式上与历史上传统的汉服迥异,尤其是在整体上反映当代审美观,但仍保留有显著汉服元素(比如说,在某些关键组成部分上沿袭汉服元素而与清式系列服装及西式服装迥异)的,称为“改良汉服”[39] 。汉服复兴参与者对于是否接受汉服改良也有不同意见,部分人[谁?]认为传统汉服尚未完全复兴,不应太早改良,否则会失去传承的意义。亦有人[谁?]认为汉服复兴应照顾到当代人的审美来设计,才容易推广,因此只需保留典型“汉服元素”[40]

广州北京路广百大厦前,一群年轻人穿着“改良汉服”

对复古现象的批评

中国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孙立群表示:“很多人喜欢清朝的衣服,清朝的那个衣服到底有什么好的呢?也有不少人经常说要穿汉服,可是咱们的历史上也没有一个叫汉服的东西,汉服到底是什么,也说不清楚”;“古代的那些仪式,谁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那些看似复古的仪式,其实很多都是不伦不类的,甚至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很滑稽”;“用古代那些优秀的东西,为现代提供一些借鉴和补益,也是很好的事情。但是这种借鉴和补益,不能仅仅停留在外在的形式上,也不是仅仅恢复那些仪式就能做到的。”

参考文献

  1. ^ 《科教导刊》2015(20):122-123:从费孝通的“三美一共”看“汉服运动”
  2. ^ 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
  3. ^ 孙世圃 《中国服饰史教程》,中国纺织出版社,1999年
  4. ^ Edward J. M. Rhoads. Manchus and Han: Ethnic Relations and Political Power in Late Qing and Early Republican China, 1861–1928.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0: 61–. ISBN 978-0-295-98040-9.
  5. ^ 《时报》,1911年12月15日:“日张园会场有一人头戴方巾,身穿大襟袍,有滑头数辈从后讪笑,而不知此实吾汉族本来冠服也。”
  6. ^ 《时报》,1912年1月11日:“自光复以来,颇有主张规复古制者,然渐邻于儿戏,如有以绛袍纱帽而拜客者,有宽裾方领而圆游者,更有密扣玄衣白球红带,径作剧场上之装束者,虽古礼而近於戏,非整齐划一之道也。”
  7. ^ 《时报》,1912年1月6日:“即用明朝衣,洋洋得意。……世界益进文明,事皆维新,不尚旧习,吾知我汉人本来衣冠,在明朝时代,人均可用。至于今日同胞亟宜发明一种大有精神之衣冠,以为易去现在胡人衣冠之预备。实行之后,同胞雄立大陆之同胞雄立大陆之中,世界各国当亦称许,而起敬畏之心,岂不壮哉!”
  8. ^ 《暂行祭祀冠服制》
  9. ^ 中式服装今安在.
  10. ^ 《广州市黄埔区志》,1999年10月
  11. ^ 《马关县志.风俗志》
  12. ^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概况》编写组《河北: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概况》,民族出版社,2009-6-1
  13. ^ 《人大校园昨上演古代“射礼”》. 新浪网. 2006-04 (中文).
  14. ^ 《40多位网友身穿汉服逛天安门 回头率颇高》,. 新浪网. 2005-10 [2014-01-18] (中文).
  15. ^ 北京一女子每天坚持穿汉服过日常生活(图). 网易网. 2007-04-19 [2014-01-18] (中文).
  16. ^ 留学生发起“汉服”网络春晚. 京华时报. 2011年2月1日 [2011-02-01].
  17. ^ 大学生筹拍汉服电视剧 今日全市“海选”演员. 重庆商报. 2011年3月29日 [2011-03-29].
  18. ^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华人兴起汉服热》
  19. ^ 《联合早报》,张从兴,《汉服重现街头》
  20. ^ 《东方今报》,《女士身穿汉服被恶意称为寿衣 怒上法庭讨要说法》,http://news.sina.com.cn/s/2004-12-30/01035369112.shtml
  21. ^ 《政协委员提议确立汉服为国服》,http://news.sina.com.cn/c/2007-03-11/105012486706.shtml
  22. ^ 《重庆商报》,《人大代表建议硕士博士学位服采用汉服》,http://news.sina.com.cn/c/2007-03-08/035911362478s.shtml
  23. ^ 《新闻晨报》,《百名学者倡议汉服为奥运礼仪服装》,http://pic.people.com.cn/GB/1100/5568482.html
  24. ^ 崖山之痛,华夏当兴——辛卯年新会崖山汉服祭祀活动纪实. 日照新闻网. [2011年] (中文(中国大陆)‎).
  25. ^ 大学女生穿汉服上课3年 按古时习俗行成年礼. 腾讯网. [2012年10月4日] (中文(中国大陆)‎).
  26. ^ 浙江高中女生穿汉服被学校要求换掉. 凤凰网. 广州日报. [2012年3月21日] (中文(中国大陆)‎).
  27. ^ 找寻失落的汉服之美--张改琴委员倡议确定汉族标准服饰. 新华网. [2013年3月6日] (中文(中国大陆)‎).
  28. ^ 中国宗教负责人说要抵制基督教对华渗透,BBC(中文),2014-12-25
  29. ^ “带着汉服去旅行” 陆女惹怒泰白龙寺
  30. ^ 本土派性小众的启示
  31. ^ 城邦派出选﹕骑劫宣扬本土 李偲嫣爱港之声不出选,明报,2015.10.04
  32. ^ 武越明. 孙家正笑谈中国传统汉服运动. 《中国网》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2006-05-25 (中文(简体)‎).
  33. ^ “汉服运动”:互联网时代的种族性民族主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www.cnki.com.cn.dincheng.cn. 2016-08-04 [2005-09-01].
  34. ^ 34.0 34.1 34.2 34.3 华梅《汉服堪当中国人的国服吗?》,〈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06-14
  35. ^ 章子羽. 《汉服熠熠·艺术照》. 《民族论坛》. 2005年, (11期).
  36. ^ 36.0 36.1 韩星. 当代汉服复兴运动的文化反思. 中慧网. 2013-09-24 [2014-01-18] (中文).
  37. ^ 37.0 37.1 张跣. 《“汉服运动”:互联网时代的种族性民族主义》.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文系). 2009年 (中文).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38. ^ 专访最红全真道士梁兴扬:别让汉服变成一种病, 澎湃新闻, 2015-06-16
  39. ^ 高月亭. 《汉服元素在服装设计中的运用》.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艺术系). 01期 (中文).
  40. ^ 刘洵子. 《汉服文化申请列入
  41. 的可行性分析——基于成都汉服复兴活动的研究》. 西南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中文).
  42. ^ 孙立群:成人礼祭天地等复古现象频现是文化的不自信(上),2013-09-25